關於瀚宇2020

2020春,全球陸續歷經一場關乎健康甚至生命的挑戰,我們也與廣大的藏家朋友一起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攜手抗疫。藏家們在戶內望出窗外盈盈期盼何時能解禁的心情,我們深刻體會。在此我們除了推出"雲徵集"外,更多的線上體驗更期待您一起來經歷。

汝窯

宋代絕色青瓷以宋代五大名窯之首〝北宋汝窯〞名重於世,南宋葉寘《坦齋筆衡》中記載:「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窯器,故河北、唐、鄧、耀州悉有之,汝窯為魁。」、明代沈節於《記錄彙編》道:「宋時窯器以汝州為第一,而京師自置官窯次之。」、明代畫家徐渭在《墨芍藥》畫中題詩「花是揚州種,瓶是汝州窯」,皆可看到前人如何稱頌汝瓷之美,其遺址位於今河南省平頂山市寶豐縣大營鎮清涼寺村。汝窯製作精細,多採裹足支釘燒,支釘很小,因此有「芝麻支釘」之說,使器表和器底全施滿釉,器表和器底均施釉,圈足底則露胎無釉。而汝窯瓷器胎質細緻多數像點燃過的香的香灰色,俗稱「香灰胎」。口沿釉薄之處,淺泛粉紅色澤,與宋代周輝《清波雜誌》記載:「汝窯宮中禁燒,內有瑪瑙末為油。」互相呼應。

此茶盞圓口微斂,弧腹,圈足窄矮,採用裹釉支燒法焼造,即露胎無釉的圈足底留有三個小支釘,盞內外及底部滿施釉燒制,可參照香港佳士得 2018年11月26日《不凡- 宋代美學一千年》,拍品編號8006的茶盞,此茶盞的圈足底面上同樣有三個小支釘。釉色細膩溫潤,釉面開淺片紋,舒朗有致。

據藏家所述,此盞為寶豐清凉寺遺址處所得,雖為殘片修補而成且經土沁,但仍不減其風采,透過缺損處可看到其瓷胎為典型香灰胎,而口沿處微透粉紅光澤皆與文獻所提不謀而合。寶豐清凉寺遺址上發現到各類支燒的窯具及試燒片樣式俱全,確切證明汝器燒造工藝除眾所皆知的雨過天青釉色外,亦有如此盞滿釉裹足支釘燒之釉色。而此器如夢似幻般的釉色素雅含蓄,器表層層疊疊,晶瑩亮麗,有猶魚鱗,觀之端凝大器既清且潤。汝窯之名,至今仍歷久不衰,各方競相追逐,本茶盞鳳毛麟角實為典藏之器,器形相似香港佳士得曾售出之例,2018年11月26日《不凡- 宋代美學一千年》,拍品編號8006。

備註: 本拍品的杯身雖有小處缺損,但仍不。失其完整性,為目前坊間難得一見清涼寺汝窯瓷器之精品.

臺北瀚宇2019仲秋拍賣

重點拍品推薦

臺北瀚宇2019仲秋拍賣

重點拍品推薦

席德進 曾說:「假如我們不是那麼狹義地解釋水彩畫,我們何嘗不可以說中國宋代的潑墨畫法不也是水彩畫嗎?所不同的,是中國畫以墨為主,以墨當色吧。」。在七O年代以後他在水墨探索中成就了他獨特的水彩風格。

曾經在油畫與水彩上有過輝煌成果的他,到了七O年代,他反思文化認同的差異,在恩師林風眠鼓勵和啟蒙下,席德進用筆墨以寫生取景畫出台灣的土地河海;此時期的他在構圖上為三段式空間佈局,造形簡潔不繁複,色彩上彩墨並置或相融,沒有傳統的皴法,直以書寫書法的體驗轉化在水彩畫上,渲染出有如水墨淋漓般的墨韻,書法用筆的勁道,悠悠悵然道出隱藏在骨子裏頭的東方哲學。這樣的表現多見於1970年以後的作品。

因著他1971年在畫宣板上發現以渲染方式統合水墨與水彩之後,席德進開始以中國宋代潑墨畫來解釋水彩畫。二年後的他就以渲染法在水彩與水墨上同時探索實驗了。本次拍品為席德進在1973年所作,即為他此時的代表之作: 水彩與水墨本質上已神秘交融,遠方以塊狀體現簡約的山形,呼應著前景塊狀樹叢; 落在畫面左下方,是林風眠般的樹,是南臺灣恆春的代表性植栽,綿密地牽引著隔水相望的山與樹,宛如牽連著席德進的思鄉情懷與臺灣情感,見證了他於水墨探索中開創了「台灣山水‧中國意境」水彩的獨特風格。

附註:本拍品受林風眠的影響,可參考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林風眠全集下卷》第97頁作於1961年彩墨畫《江南》。

這次春拍為藏家帶來了中國書畫,沉香、海南黃花梨傢具及文房系列和老窯瓷器等中國工藝。其中,我們很榮幸地取得藏家委託的陳庭詩各時期代表作,完整呈現陳老創作的脈絡,更梳理出動盪歷史背景下中國水墨過渡到西方當代的中國抽象觀念的演進。我們將依序地介紹這次陳庭詩專題裡的各個精彩作品。

陳庭詩自幼失聰,在他沉靜的世界裡,版畫上的裂痕似乎是他所創造的視覺上的聲音,劃破那黑暗中的沉靜。他的刀鋒又如在畫田中犁出一道道理性的通道,變化之中充滿了男性的力與美。


出身上海美專國畫科的他,抗戰時期參與木刻鉛印的宣傳工作之下,領域出雕刀在木質材料上的刻裂及運轉的趣味和厚實感。此時期出現關注人像表現的人物版畫。本次拍品【俄國高爾基像】和【孫立人像】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品,也收錄在2002年台北市立美術館陳庭詩紀念展(分別是第10頁和第14頁)。

作品【海韻】
六十年代藝壇受西方抽象藝術的影響,陳庭詩從寫實轉而對線條的表現及對造型空間的探索,他先前所孰悉的雕刀運轉讓他在拓印世界找到歸宿。黑色是宇宙的原色,這宇宙的黑,刻裂有力地張啟,如狂風暴雨般迅速橫掃那一片白蒼蒼的世界,而白,依然靜靜地矗立;陳庭詩在這畫面中巧妙地詮釋出中國思想的意境,同時也深刻地表達出中國文化裏頭的抽象觀念。1970年五月畫會所出版的五位中國當代畫家畫冊中,即有這個時期的代表作,【海韻】便是其中一件作品。【海韻】同樣也被陳老收錄在他1991年展覽出版裡的作品。足見本作品的精采程度和重要性。 
— 陳亮妤

臺北瀚宇2019仲秋拍賣

這次春拍為藏家帶來了中國書畫,沉香、海南黃花梨傢具及文房系列和老窯瓷器等中國工藝。其中,我們很榮幸地取得藏家委託的陳庭詩各時期代表作,完整呈現陳老創作的脈絡,更梳理出動盪歷史背景下中國水墨過渡到西方當代的中國抽象觀念的演進。我們將依序地介紹這次陳庭詩專題裡的各個精彩作品。

陳庭詩自幼失聰,在他沉靜的世界裡,版畫上的裂痕似乎是他所創造的視覺上的聲音,劃破那黑暗中的沉靜。他的刀鋒又如在畫田中犁出一道道理性的通道,變化之中充滿了男性的力與美。


出身上海美專國畫科的他,抗戰時期參與木刻鉛印的宣傳工作之下,領域出雕刀在木質材料上的刻裂及運轉的趣味和厚實感。此時期出現關注人像表現的人物版畫。本次拍品【俄國高爾基像】和【孫立人像】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品,也收錄在2002年台北市立美術館陳庭詩紀念展(分別是第10頁和第14頁)。

作品【海韻】
六十年代藝壇受西方抽象藝術的影響,陳庭詩從寫實轉而對線條的表現及對造型空間的探索,他先前所孰悉的雕刀運轉讓他在拓印世界找到歸宿。黑色是宇宙的原色,這宇宙的黑,刻裂有力地張啟,如狂風暴雨般迅速橫掃那一片白蒼蒼的世界,而白,依然靜靜地矗立;陳庭詩在這畫面中巧妙地詮釋出中國思想的意境,同時也深刻地表達出中國文化裏頭的抽象觀念。1970年五月畫會所出版的五位中國當代畫家畫冊中,即有這個時期的代表作,【海韻】便是其中一件作品。【海韻】同樣也被陳老收錄在他1991年展覽出版裡的作品。足見本作品的精采程度和重要性。 

 

​精選拍賣歷程